艺术家瞿广慈:请接受一个天真的我

Share on print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email
Share on facebook

稀奇艺术创始人/雕塑艺术家:瞿广慈

2020,
是人类历史上特别的一年,
我们 是亲历者。
做为一个艺术家,用自己的方式记录这个时代特别的事件,是我们的责任。
当代艺术,不只是做给当下人看的,也是做给未来的人备注历史的。
经历是短暂的,经验和记忆才是永恒的。

                                                                      稀奇创始人:瞿广慈
2020这一年

2020,是留给未来的记忆。

前言:

史诗,人们把叙述重大历史事件的叙事长诗称为史诗。
史诗,是一种庄严的文学体裁。
稀奇,作为一个当代艺术的品牌,希望可以通过创作铭记2020年这段重要的记忆。稀奇2020年首场新品发布会暨题为《用雕塑铭记2020》,艺术家稀奇创始人瞿广慈将这个系列命名为“2020稀奇史诗纪念版”。

一、艺术家可有可无,什么是最需要的?

很多人经历了近2个月的漫长等待才重新复工时,我们奇迹般的没有。我和稀奇创作团队的几个雕塑师怕北京封城初六没办法上班,刚得到一点消息就立刻回了北京,结果导致不得已意外提前复工,那一天是初二 。

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就开始讨论做点什么,从头像到群像,从人物到病毒,从钟南山到快递小哥,从想拍卖募捐到幻想冲到武汉白送,从热血的到恐怖的,从英雄的到平凡的,从调侃的到悲壮的,简直不知道要做什么,最后我们放下了,不是做不出来(其实也是做不出来),是突然有人说,大家现在需要的是口罩不是雕塑,咱们所有店面48小时0进店客人,估计后来加起来有480小时、960小时;

更现实的是,我们自己的雕塑工人没有一个回来的,所有的工厂没有一家复工的,新雕塑一个都做不出来。我是个使命感忽高忽低、时有时无的人,当时如释重负,想着好在还能坐吃山空,挺好,这个时候,医生护士是多么珍贵的稀缺,而艺术家是多么的累赘。 紧接着我们关了所有的直营店,太好了,我随着群众的呼声准备开始跟着大家云游、网恋、健身下厨、什么直播、网课都有人让我试让我学。

以至于我开始认真的思考,我的职业有什么意义,这世界真有事的时候,艺术家真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而且那个时候还没有导演做出《武汉,我们等你》,30几张平面设计谢英雄这样的片子和海报,最多有用的就是纪录片导演,但他们可能不承认自己是艺术家,“新闻工作者”一向坚决不把自己的工作称为创作,他们特立独行,他们的作品不能放大也不能缩小,他们桀骜不驯,所以政客们称记者是“无冕之王”。

那段时间我看了很多拍疫情、病毒、人类灾难的纪录片,默默致敬。遇到疫情这样的时期,的确真切的感到新闻工作者的重要,媒体靠谱的重要,艺术家可有可无,不一定可有,但一定可无。那段时间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样,对自媒体公众号的依赖,如同一种博弈中的缠绵,在不断的取舍中完成对外界的认知。

稀奇艺术复工首日合影

二、物流系是我的唯一社交圈,你呢?

疫情让我觉得快递小哥特别可爱,我从思考别人的职业对社会的意义,来映射我自己,越发觉得,学医、从文、做物流、进入互联网都对他人更有价值。

我觉得谁都比我可爱,谁都比我有用,没人说话的时候我就买东西取快递,每天早起拉开窗帘第一件事就是看京东的快递小哥来了没有,然后跟我的猫说一句“我的朋友来了”,快递小哥是每天开启我正常社交的第一人,有时也是一整天里唯一的一人,后来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大,复工的快递公司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一度觉得我的社交圈够了,我什么都买什么都送,我一天要下楼取七八次,十来次快递,我不嫌烦,我觉得疫情结束我就不会再见到他们,因为交过物业费的物业就会接管,我闲暇之时取回来就好,我再也不会看见快递小哥风里来雨里去的出现在我的窗口,我看到的只有我想要的东西。

“很想跟快递小哥喝一杯”的瞿广慈
 经常有事没事地送吃的给他们

后来,我把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背了下来,我站在大门里面直接叫他们大名,“谷海涛”!他是 京东的;“齐圣辉”!他是申通的,他的名字连起来就是齐天大圣神通广大;“刘延科”!他是韵达的;“邰正国”!他是圆通的,我希望你们能想象出我站在门里喊他们时的那种激动。2020年冬天的很多日子我们常常见,我会非常的怀念,他们拿着快递大喊一声“宅广慈”,他们里面有一些人分不清“翟和瞿” 他们都知道我叫什么,所以我也应该知道他们叫什么,我相信他们天天送快递,有人能直接叫他们的名字,一定很开心。我最喜欢里面一个“瞿和瞿”都不认识的小哥,因为他每次都对我特别亲切,站在十米远的地方,就大声喊我“广慈”!在那个完全没有酒局没有聚会的特别日子里,这一声真是太珍贵了!               

三月八日稀奇艺术
 “为快递小哥女朋友送礼物” 活动照片

三、这是我们最需要礼物的时候

那段时间真的是所有人都在想着怎么复工,有多少损失,而我因为创作不出一件与疫情有关的雕塑而不得不要跟着大家一起,隔离好自己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我被朋友圈一些精英指引,准备对自己狠点,下了很多健身器材的单,然而划船机刚买回来,一切还没有就绪,我们银泰的店长就说他手机开单了,那一天是初十。

一个客人一定要买一件“我想你了”从荒无人烟的国贸送到人烟荒芜的海淀,没有人知道在过去一件最简单的事现在会有多么繁复的步骤,好在我们有自己的物流,一个同事出于人道主义,主要是对那个即将收到礼物的客人的羡慕嫉妒恨(我感觉当时是真的羡慕嫉妒恨都有),一件名为“我想你了”的不畅销雕塑从寸草不生的宋庄到了鸟不拉屎的海淀,这天之后我不但需要上班还需要开会,摆在客厅里的划船器再也没有动过,因为那款“我想你了”从十八线小演员一跃成为网红,天天有人送这个,一直到二月十四日。

见不到面的时候,我们更需要一个很会说话的礼物。不见面的情人节,人们要表达“我想你了”。相爱的人可以天各一方,但“我想你了”不能没有,fromX+Q to you,我们的平面冲出来做了一个“爱的条形码”贴在了盒子上,物流用特别拙劣的书法和字体直接在箱子上写了巨大的“XXX 我想你”,一个库房的姑娘模仿当时顺丰快递的流行做法,在我的照片上贴上了“我消毒了”,当时我看见只是觉得感动,后来想起来,我特么觉得他们才是艺术家,那个箱子搞得满满当当、花里胡哨、乱七八糟的时候,特别当代。

稀奇艺术物流包装信息

而且我意外的发现我们销售很厉害,绝大多数东西不是通过电商卖掉的,是那些直营店的店员,他们每一部手机都是稀奇的生命线,维系在里面的客户是多么信任他们,以至于我第一次感到,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去上班,拿个手机躺在家里一样乐此不疲,我究竟为什么要开店。更幽默的是,其中一家店的店员在不久前终于结束“目中无人“的状况迎来了第一位进店客人,结果那客人进店的第一句话就是跟店员说”不要跟我说话,离我2米远的距离,我看好了就走,然后你快递给我送过来,我微信转钱给你“,我再一次不懂,我为什么要开店。就是那个时候,好像是上海的什么媒体,《文汇报》还是《东方早报》采访我,疫情对零售业的影响有多大,所有店面不能营业对你的损失是怎样的,我说对我的零售好像没有影响,我们的客人都是粉丝,我的损失是过去那些年的租金好像都没有必要付。

正是这个时期,人们特别需要礼物,特别需要别人的牵挂,无论送给自己,还是送给别人,我们特别需要一种重新建立起联系的方式。我特别确定,作为一个艺术家,即便是疫情来了,战争来了,我还是有用的,有人太需要我了。虽然“我想你了”里面的“我”和“你”都跟我没关系,但是怎么“想”跟我有关系,我帮助他把普通的“想念”变成了一件一辈子都不想忘记的事情。艺术在传递的过程中为礼物赋予了更大的诚意,我明白了我留在北京是为什么,我要跟我的品牌共存亡。

稀奇艺术雕塑“我想你了”

四、天猫和京东救了我

数据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即便我用十年付出的获客成本,在今天看起来依然是值得的,全部闭店的直营店是第一个被拥抱的,用漫长时间建立起来的感情基础才可能有一天被回报以“患难见真情“。这样说起来,那些在电商上的顾客常常会被一张10元的优惠券拐走,特别的薄情。

有了这些需要稀奇的第一波客人,我重新回到既定的轨道上,我忽高忽低、时有时无的使命感好像又重新“复阳”了,很快一直表现不好的京东艺术也开始走货,因为这是唯一能发快递的平台,淘宝天猫其他自媒体直营店的单我们也从京东发货,这一波卖爆的东西从“我想你了”雕塑变成了“因为爱情”骨瓷杯,过去当杯子卖的,现在他们要求精装包装,加手写卡片,杯子代表了亲密,信任,温度,陪伴,照顾,它唯一的缺点就是易碎,所以,如果在它的前面放一个时间——我愿意是“一辈子”。我们的杯子叫做“一辈子”。不停的有人往购物车里扔杯子,不停的有人下单,我们突然意识到,“一杯子,一辈子”真的成为礼物了。

稀奇艺术“因为爱情”骨瓷杯

稀奇艺术直播截屏

这个“爆”虽然不能跟我们之前的威士忌杯和“鼠钱”比,但在那个马路上没有一个人,街面上没有一家店开门的日子里,还是让我感到了一点人间的正常,市场的存在。这个时候,电商的数字攀岩式的超越了直营店,我知道很多人虽然没有回到北上广深,但已经回到了购物车旁,只是他们这一时间扔的东西更加温情,实用的、便宜的、美好的是他们更力所能及的,当然这也是更国际化的,日本人经常会送一双包的像百达斐丽一样的筷子,美国人会送一堆盘子,德国人会送一口锅。

我们再一次开始回归讨论雕塑做什么,这一次参与的人更多了,直营店导购电商的销售也都加入了进来,他们说不能从传统的雕塑考虑,做个头像、铜像这种都太老派了,送给人家,人家想半天摆在哪“添烦恼”,上平台去卖“必扑街”,这时候销售提了一波说要有“画面感的”建议,什么武松打“毒”,哈利波特降魔,钟南山击灭坏蛋,还有瞿广慈下厨、瞿广慈扫地、虽然稀奇人喜欢习惯性的幽默,但这一次其中不乏一些感人的、严肃的、悲情的题材,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角度,但是他们以为做一件雕塑是蒸个包子吗,和点面一捏,做一个这样的雕塑再快我也要3、4个星期,而且大家真的需要这样的东西吗,虽然我没有绝对的理由确定这些不是最好的表达,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肯定不是这些东西。我既不能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去把它想成一个作品,我也不能从一个产品的角度完全把它当成商品。艺术家在这样一个重要的事件背景下,他是参与者?旁观者?还是只是一个创作者,在任何一个人类史诗般的的现场,艺术从来不可能独善其身。我一直觉得艺术最大的敌人和谎言就是可以通过艺术假装的完全独善其身。一个艺术的独善其身者只是把艺术当做了一粒饭粒,可艺术应该是一声哨响,一颗刚刚埋入大地的种子,春雨前的惊雷,艺术可以是一种格格不入的进场,但进场之后你不应该再自私的只做自己。艺术家都从假定自己能改变什么开始的,可是一旦发现没多大改变的时候反倒比不上普通人的耐力,做稀奇的十年我最大的改变就是我变得懂得交互,与这个时代、与这个社会、与需要我的人对话,坚持对话。

被毙掉的“打病毒”泥稿

五、雕塑还能做什么?

其实雕塑这种艺术方式在这个时代已经太落伍了,专业的技术,复杂的工艺,高昂的成本,在艺术语言上它甚至没有一张图片来的更加直接。但是任何事情都有能量守恒定律的,长久搭建起来的东西也不容易被摧毁,从古希腊古罗马留下的雕塑里,你依然能看见一些不朽的东西,比如诸神、骑士、战马、天使,比如纯洁、高尚、英勇、无邪。

二月十四日那一天,我们全公司的大群里在给一个雕塑师的老婆写情话,他自己做了一个雕塑叫“第二次求婚”,物流部特别去给他买花,他新婚的老婆是个90后的护士,怀孕6个月还在一线,因为回家一次就要隔离所以一直没有见过。

我跟他说“这个姑娘值得你爱”,同事都说“你要上进,不然人家情操甩你5条街”,他说我不知道怎么爱她了,等到疫情结束我打算再求一次婚,我儿子取名“龚南山”,后来我听说他老婆没有同意这个名字。

想给孩子起名“龚南山”的雕塑师求婚雕塑

想给自己孩子取名“龚南山”的雕塑师与老婆合影

我知道这个2020带来的影响不只像对抗一伙病毒那么简单,尽管那个时候疫情还完全没有今天这么全球化,针对未来还只是一段关于武汉的历史而不是关于人类。但我感到这一年对他们的意义,是大时代、大事件背景下每一个个体的记忆,每个人都是相同的,每个人又是完全不同的。

人类命运共同体既是荣辱与共,又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

90后的设计团队终于从全世界回来了,那时候他们特别得意,民航总局规定从境外回来,首都机场入境不需要隔离,因为没有了那段压抑的日子,他们飞速的加入了创作小组,举重若轻的创作逻辑很快显现出来。

比尔盖茨说“因为病毒的影响,我们需要暂时过一段受压抑的生活,但是这世界上有的人一辈子都是过着这样压抑得日子。”可压抑久了我们会习惯性的去深情、去深刻,我们也会忘记肤浅所带来的真切,那些历历在目的东西有时也有被铭记的理由。

我在这篇文章里写了很多轻松的事、轻松的话,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惶恐、焦虑、挫败、和无助。只是在各种各样的文字中,让我们轻装前进的话也要有。每个行业都有受灾群众,每个行业都有人生赢家。

鼓楼一家小小的馒头店在疫情期间爆火,还开了分店

加上了90后大军、00后实习生的小组,开始想他们自己需要什么,想这个2020如果过去之后,还会记起每天都在疫情数字的跳动中醒来的日子吗?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别的剧情,他们也爱终南山,也爱小护士,但他们也爱自己,他们还关心比武汉比中国更多的地方,那些都是2020年的春天。

“每个人的2020都够他们讲一辈子的,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纪念版”!

只有“纪念版 限定版”才能让一个人感觉记住的时候用力了!

从创作一个雕塑变成创作一个“纪念”,其实我觉得这更符合稀奇的愿景,唯有艺术般配纪念的意义。我们已经等了太久那个扑面而来的问候,那个大大的透不过气的拥抱,那个摘掉口罩正派的握手飞扬的亲吻,经过这场疫情,每个人都是生死之交。我们需要礼物,需要鼓励、需要赞美、需要感恩、需要祝福、需要在艺术的表达中完成人与人之间的互通有无,我们也需要安慰和思考。

我们找到了雕塑最重要的使命——“铭记”。那些口罩、目镜、防护服,那些文字、图片、故事,都将随着铭记成为一个符号,长久的停在历史的画面里。

六、我们给“芳华”带上了口罩

我们给“芳华”戴上了可以修正脸型的口罩,我们觉得这样的护士更美,每个人都有一腔热血,而青春却只有一次;我们给小骑士戴上了护目镜穿上了防护服,但我们心里觉得那是全国人民心里的“钟南山”,带我们走出恐惧和黑暗的骑士。我们给招财猫戴上了不合比例的头套,弱小的家伙在疫情中给了多少人不离不弃的陪伴,他们是疫情下的一家人,他们也是疫情下的一群人。

我们给地球加上了孤独的小孩,给杯子加上“2020,这一年和2020,太特别了”,我们希望每个人在2020这一年后面再加上的是属于他自己的特别,比如“2020这一年,我做爸爸了”,“2020这一年,我准备好了成为另外一个自己”……杯子是握在手中的态度,也是人生的一段履历。

最后,我们给天使也戴上了一个购物袋,我们希望他乐观,带领大家重新回到幽默、逗每个人开心的小宇宙中去,最重要的别失去他的娱乐精神、消费精神。

天使,是我2006年在香港展览时创作的一个雕塑,没想到此后在很多特别的时刻,他真的肩负了一些天使的使命。

稀奇艺术彩虹天使手绘

人们把叙述重大历史事件的叙事长诗称为史诗,只有真正伟大的诗人才会努力去尝试。

1655年,伦敦鼠疫爆发,刚刚大学毕业的牛顿在被隔离的18个月里,发现了万有引力,后来他称那是被上帝吻过的18个月,也是在瘟疫期间,莎士比亚写出了《李尔王》。可我们不是,我们用尽全力也只能记录一些碎片,而碎片对于很多人来说能铭记、能在未来的某一刻被感慨、被感动、被留意就很好了,人生种种,永生难忘的就那么几件。

重拾家庭观念,重拾家庭生活,是很多人在这一年获得的最大的提示,它让我们重新感知健康和自由的意义,提示我们生命的短暂和对于他人的贡献,比尔盖茨说“人生的目的不是去抢卫生纸。”当代艺术家与国家大事件和人类命运的关系就是创作,我努力做的就是始终保持创作的激情和状态

2020史诗纪念系列-黑夜骑士

2020史诗纪念系列-亲爱的小孩别担心

2020史诗纪念系列-天使看得见

2020史诗纪念系列-招财猫不离不弃

2020史诗纪念系列-你的芳华

2020史诗纪念系列 – 骨瓷杯

2020 史诗纪念系列 骨瓷杯

七、艺术学子是否也需要一个入学宣言?

《第一财经》的封面上有这样一句话,“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辛苦,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摘自《医学生宣言》”,据说每个医学生走进医学院时都会宣言,我想它也适合艺术生,适合我们。

瞿广慈与《第一财经》杂志封面

一天早晨,我睁眼看见手机上一条关于意大利的新闻“一代人,两天就都没了”,一种莫名的悲壮。为什么2020到今天才过去85天,而我们却感觉经历了度日如年?2020的开始就是一个句号,代表了2020已经结束,剩下的,都是在这个句号前面填满注解,只是这个句号的停顿太突然、太漫长,就像夜里停电时在黑暗中等待来电的煎熬。

2020稀奇发生的15个变化原本我们要用3年完成的,但今年全部都开始了。因为我们在疫情中对媒体的依赖,我们重新评估了公众号自媒体短视频在品牌中的意义,我决定开始自己的内容之路;我们开启了直播,虽然我们不用它销售带货,但我们通过它招聘和面试导购;我因为在疫情期间与快递小哥的良好互动,我们在三月八日做了一个给他们女朋友送礼物的活动,并且因此做了我们今年最重要的“稀奇级”艺术礼品物流标准;

那个跳出来为“我想你了”做了fromX+Q to you条形码的设计师为此诞生了继稀奇ART、稀奇China第三个品牌稀奇YOU,专门把那些杯子、盘子、碗变成艺术与爱送出去,这就是疫情期间买我们杯子的人给我们的灵感;我们取消了总监级别,让所有的主管下沉;最重要的我们重新梳理了稀奇做为艺术礼品的定位和追求。

与此同时,我们在疫情间的两个月完成了我们近几年来最丰满的一个创作季,我们的“众神系列“以及我们16头等待与各大品牌联名的“种牛组”都已经创作完毕。

稀奇YOU

稀奇YOU员工云脑暴大会

稀奇China众神系列海报

稀奇 China 众神系列 平步青云

稀奇 China 众神系列 平步青云

稀奇 China 众神系列 – I DO

稀奇 China 众神系列 关小二合照

2020这一年,太特别了,持续上行的经济和每年递增的销售额让我们一直以为重要的只有数字,今天我们重新定义艺术的价值,品牌的价值,艺术家的价值。致敬我们在2020年思考过的那些问题;致敬那些勇敢的、热血的医护人员,告别充斥着科比的青春岁月,遥远的旁观澳洲大火,不知道南极到有多暖,加上飞来飞去的蝗虫,躲在家里日子希望一去不复返。某一些时刻我们甚至忘了自己脸上有个口罩,突然想起,哦,我们已经戴了它太久了,它成了2020这一年最重要的识别标志。

汶川地震出现了猪坚强,这次武汉疫情出了一只独自在家活了四十天的猫妈妈。少年派漂流记里面派说,如果没有同舟共济的tiger的存在,他或许早就没有了对生命的渴望;或许那只武汉的英雄母亲,如果没有它刚刚生养的四只小猫,它早就觉得自己被遗弃,不再渴望生命的奇迹。我们,当人类面对这样一个倔强的病毒,生死存亡,万物平等。

我和我的品牌同在。

如果说疫情让很多东西在未来产生改变,那我想感谢让我重回那个有时无助、有时天真的少年。

后记:

稀奇用自己的方式在完成与这个时代的对话,创作着独树一帜的作品,成为当代艺术中最有态度和社会责任的重要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