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发起“中国行动计划”三周年: 举步维艰,前途莫测

Share on print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email
Share on facebook

来源:2021 年 11 月 8 日《纽约法律报》文章的译文

作者:Karen R. King(金凯乐)和 Telemachus P. Kasulis

2021 年 11 月 1 日标志着美国司法部宣布作为其战略重点,以应对中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问题的 “中国行动计划 ”已进入第三个年头。该计划深刻影响当前的中美关系,自拜登执政以来,似乎正在经历着一些变化。

“中国行动计划”是司法部国家安全司发起,并由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高级官员以及五名美国联邦检察官组成。 该行动计划的官方声明强调中国政府通过盗取商业秘密、间谍活动、黑客行为、以及威胁美国重要基础设施的方式对美国造成威胁。 (2017 年 8 月上任的)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特朗普和拜登两位总统执政期间,经常作为发言人谈及该行动计划对保护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免受 “中国威胁 ”的重要性。 两个月前,他在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上指出,“联邦调查局正在开展对中国频率高达每 12 小时一次的反情报调查。”

 2018年11月宣布“中国行动计划”之时,恰逢涉及一家中国国有公司及其他被告的诉讼案件,指控其涉嫌经济间谍行为、窃取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爱达荷州的半导体制造公司(美光科技公司)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的设计和制造相关的商业秘密。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在不久之后也受到起诉,包括2018年12月备受争议的孟晚舟(华为首席财务官和创始人之女)被逮捕事件,以及在纽约东区法院(因违反伊朗制裁和欺诈性隐瞒)和华盛顿西区法院(因涉嫌盗取商业机密、电信欺诈和妨碍司法公正)对多个华为公司实体和个人提出起诉。 美光案和华为案依旧在审理之中。

自2018年11月以来,司法部公开了66起“中国行动计划”相关的案件:2018年底和2019年查出30起案件,2020年查出29起案件,从2021年前十月至今查出7起案件。 全国各地有33个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参与公诉,案件量最多的检察官办公室有哥伦比亚特区法院(6起)、纽约南区法院(5起)、纽约东区法院(5起)和马萨诸塞地区法院(5起)。诚然,有些案件在 “中国行动计划 ”宣布之前就已经被提起起诉,并且存在大量正在调查或未公开的其他案件。 信息公布的时间因案件而异,这使得我们在观察其变化趋势时极具挑战。 

时隔三年,显而易见的是在 “中国行动计划 ”下,只有一小部分案件才真正涉及经济间谍或传递情报给中国政府的指控。 在过去三年公开的 66 起案件中,只有 23 起案件涉及代表中国政府的间谍或特工的指控。 其余包括与中国政府无直接关联的商业机密的窃取、签证欺诈、金融犯罪,或未披露与中国国有机构(包括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联系等指控的案件。

尤其是最后一类指控,受到维权团体的屡次抨击,并认为 “中国行动计划 ”助长了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的肆虐和带有种族色彩的定性行为。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反亚裔仇恨(罪)持续升温,(特朗普)在总统讲话中涉及 “中国冠状病毒”、“武汉冠状病毒 ”和 “功夫流感”等敏感词语添油加醋,加剧了对亚裔种族歧视的担忧。 2021 年 5 月 20 日,为解决 “整个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的仇恨犯罪案件,特别是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暴力事件不断增加”的现状,美国通过《反新冠仇恨犯罪法》法案。

反对舆论陆续把 “中国行动计划 ”比作是 1882 年排华法案,二战期间对日裔美国人的拘留事件,麦卡锡主义,以及 9.11 袭击事件后对穆斯林的种族定性。2021 年 6 月,任职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的加拿大籍华裔工程系教授胡安明被指控在参与美国宇航局资助的研究项目工作期间,未披露与中国一所国家直属高校往来这一重大案件,让人们对偏见和不公平起诉更加担忧。在此案审理时,一名联邦调查员作证表明,联邦调查员错误地指控胡教授是一名中国间谍;毫无根据地把他定性为中国军方在大学安置的特工;依据虚假信息将他列入禁飞名单;许可了针对他的监视活动;同时对胡教授施压,为美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尽管田纳西的陪审团没能达成裁决,美国联邦地区法官托马斯·瓦尔兰在 2021 年 9 月宣判胡志明的所有指控不成立。美国对胡教授提起的诉讼促使 90 多名国会议员呼吁司法部彻查反复错误地针对亚裔个人的间谍指控行为;并审查“中国行动计划”是否对联邦调查员或司法部检察官有不正当施压而导致其参与歧视和种族定性的行为。

拜登政府对 “中国行动计划 ”的态度一直受到密切关注。 自 2021 年 1 月以来,只公布了五起与 “中国行动计划 ”有关的新案件(和一起取代起诉案件)。而且这些案件有相当一部分是特朗普任职期间遗留下来的案件。

-2021 年 1 月 13 日,逮捕并起诉一名涉嫌密谋实施签证欺诈、外籍人士偷渡和洗钱罪名的妇女。

-2021 年 1 月 29 日,解封一份起诉书,对一名中国公民涉嫌运送美国功率放大器到中国,预谋犯罪违反美国出口管制而提起起诉。

-2021 年 2 月 3 日,前佛罗里达大学教授因没有披露其参与和中国西安西北工业大学有关的千人计划被指控而受到起诉。

-2021 年 2 月 19 日,对斯坦福大学的一名已被指控签证欺诈而提起诉讼的神经学家提出新的指控:原因是没有充分披露以前在中国服过兵役。

-2021 年 2 月 25 日,一名中国商人被指控密谋窃取通用电气公司有关碳化硅技术的商业机密而受到起诉。

-2021 年 4 月 21 日,南伊利诺伊大学卡本代尔分校的一名数学系教授、研究员因涉嫌电信欺诈以及在获得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联邦资助时未披露从中国政府和一所中国大学获得赞助的指控而受到起诉。

此外,还有两起案件在认罪和宣判阶段首次被归入“中国行动计划”的案件:一名加利福尼亚男子因非法向香港出口铯原子钟而认罪,并被判处服刑和三年监督释放;一名中国公民涉嫌非法向中国一所军事大学出口美国货物而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和两年监督释放,并处 20,000 美元的罚款。

更引人关注的是在 2021 年 6 月和 7 月,特朗普执政期间就已开始针对六名中国研究人员提起的诉讼突遭驳回。 克利夫兰诊所基金会研究员王擎(Qing Wang,音译)博士涉嫌与国家卫生研究院拨款有关的电信欺诈和虚假索赔指控的刑事案件,“在对案件进行审查后”予以驳回。 其他五起针对中国研究人员被控签证欺诈的案件在不久后也予以驳回。美国司法部表示,“最近的事态发展”促使司法部要“重新评估这些起诉案件”, 并“基于公正的考虑 ”撤销了起诉。

此外,司法部最近宣布了一项令人震惊的决定:允许华为员工孟晚舟签订延期起诉协议,并在不认罪或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撤销了对其在布鲁克林(法院)提出的刑事指控。 目前还不清楚这一决议是对美国处理本案有利(或不利),还是与中国的地缘政治局势有关,亦或是试图从加拿大引渡孟晚舟遭到延迟,还是三种因素共同导致的结果。 显而易见的是,司法部非常乐意为这些案件投入资源,因为在司法部宣传该决议的新闻稿中,提到了至少 18 名检察官的名字。

尽管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在2021年6月发表讲话“我们将打击中国的间谍活动,网络犯罪以及其他一切违法行为,但我们不会忘记美国人民的公民权利和自由。”拜登总统和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均未在任何讲话中具体提及“中国行动计划”内容。司法部副部长莉萨·莫纳科是司法部的第二级官员,也负责司法部整体监督。她之前在司法部国家安全司工作,并在奥巴马任职期间担任国土安全顾问。与中国在贸易、网络安全和知识产权上持续紧张的关系表明,“中国行动计划”暂时将保持不变。 对中国间谍活动和安全威胁的起诉可能仍然是司法部的战略重点。但是,拜登政府可能会撤回那些针对学者但与中国政府关系仍不明朗的未公开案件,如果这些案件真实存在的话。 

Karen R. King(金凯乐)和 Telemachus P. Kasulis 为 Morvillo Abramowitz Grand Iason & Anello, P.C.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所律师青烨对此文的修订也提供了支持。